朝鲜八大阅兵首次曝光的”狙击榴” 更像中式还是美式

一般而言,朝鲜阅兵式的看点总是丰富多样的。既有古典正步(鹅步),又有朝鲜特色的弹簧步——目前逐渐退潮、处于“混合过渡阶段”;还有独具特色的行进军乐队表演;而对于关注朝鲜军事科技发展的人而言,其重武器,尤其是核(武器)导(弹),则是璀璨花丛中的魁首牡丹。

▲朝鲜此次阅兵式上展示的无托式栓动CDTE武器系统

从未想到有这样一天,当朝鲜阅兵式过于频繁(距离上一次阅兵式仅3个月)、“复刻”现象严重时,其真正亮眼的武器装备展示,反而回到了徒步方队手里:一种前所未见的榴弹发射器,这类专门的高膛压、高初速、低平弹道(空爆智能)榴弹武器,目前世界上仅有2个国家(曾)以较大规模装备——即我国的QLU-131型狙击榴弹发射器,以及美国的XM25 CDTE武器系统。

所谓CDTE,也是美式文牍里用缩写以凸显其酷炫的日常之一,全称是Counter Defilade Target Engagement (System),“反掩蔽目标交战系统”。

▲我军QLU-131狙击榴弹发射器,配用35×32mmSR榴弹

▲虽然QLU-131的高速榴弹规格也是35×32mmSR,但初速从190米/秒提升至245米/秒

▲最终未能摆脱型号名称前那个X的美军XM25 CDTE,配用25×40mmB榴弹,初速210米/秒

▲美军XM25配用的25×40mmB榴弹谱系,现实中仅完成了训练弹与高爆空炸弹(标注为*)的研制,其他弹种仍有待开发(标注为**,以及图中未出现的温压弹),但XM25 CDTE整个项目已经被砍掉了

虽说XM25 CDTE最终下马,但它已经进行了实战测试,发展工作已经进行到了工程与制造发展(EMD)阶段,完备到了美军一念之差便可去掉X的程度。而作为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,其雄厚的经济实力足以支持其浩如烟海的武器研究项目——当然也支撑得起下马的风险。

比如与我国QLU-131技术路线类似的,就是美军另一种试验武器——基于自动榴弹发射器弹药发展而来的美国版“狙击榴”:在XM307 OCSW/ACSW自动榴弹发射器使用的、初速更高的25×59mmB榴弹基础上,着眼以半自动精确打击目标为主的巴雷特XM109 AMPR。

▲美国巴雷特XM109 AMPR(Anti-Material Payload Rifle)“反器材载荷投送步枪”,是美军版的真·狙击榴,注意在瞄准镜上方的火控计算机

▲XM307 OCSW/ACSW(理想/先进班组支援武器)自动榴弹发射器,已下马

▲25×59mmB榴弹,左侧为XM1050训练弹,右侧为XM1049 HEDP高爆两用榴弹(High Explosive Dual Purpose)

这种榴弹武器的特点,在于其不同寻常的榴弹弹药。所谓“寻常”的榴弹弹药,在其发射器中膛压低,出膛初速低,弹道高抛,飞行时间长,攻击的准度高度依赖射手的技能与经验——主要是测距及武器仰角控制能力,杀伤效果依赖其面杀伤能力;

▲“寻常榴弹”40×46mmSR与M203榴弹发射器,初速仅78-84米/秒

▲最大射程仅400米,且弹道高抛运用困难

而“不同寻常”的榴弹,则有膛压高、初速高、弹道(相对)低平,飞行时间短,易于直击目标的特性,在500米级距离上可以有效打击点目标,对面目标杀伤距离则拓展至1000米级。

这种弹药还继承了榴弹弹头容积宽裕的优点,足以安装各类电子设备,让榴弹接受武器上火控系统给予的指令,实现击穿薄板、跨过掩体、钻入射击孔而后(凌空)爆炸的功能。因此,虽然智能榴弹相对昂贵,但是效能拔群,所以美军给予了其CDTE的名称。

▲早先制作的高初速低平弹道智能榴弹效能演示

此次庆祝朝鲜劳动党八大阅兵式上,由第3军团方队全部、及侦察兵方队最后两排受阅人员握持的“主体狙击榴/CDTE”(共336挺)的出现,也符合所有认真发展OICW类多合一武器系统国家的常理——因为综合了动能打击(自动步枪)和面杀伤能力(榴弹发射器)的它们,本身体积庞大不说,重量更是庞大。

▲XM29 OICW的Block 3状态模型,原计划是实现空枪5.4千克,满弹6.81千克,实际数据是6.8千克/8.17千克,而XM25的满弹全重则是6.8千克

例如向来极其重视轻武器减重的我军,其QTS-11武器系统就经历了“榴弹系统管退半自动射击+弹匣供弹”,“榴弹系统栓动非自动射击+弹匣供弹”,到“榴弹系统栓动非自动射击+无供弹具(手动往抛壳窗里塞)”的“做减法”过程,仍只能勉强将全重控制在5千克水平。

▲原试验/试装部队装备的一批QTS-11

在现阶段技术条件下,开发独立的、专门的榴弹发射武器,在体积与重量控制上更为现实。

仍有空间的“做减法”:“主体CDTE”性能猜测

因为朝鲜武器装备高度保密,此前在阅兵式上出现的步枪、榴弹多合一武器具体型号并不为外界所知,所以姑且按照其最初出现时的名称,叫做“主体OICW”。此次受阅的第1军团方队,则将这种之前缺席阅兵式的OICW再次端了出来。

▲此次阅兵式上再次出现的“主体OICW”

▲此前阅兵时“主体OICW”的清晰图片

从机匣形制、弹匣与握把尺寸比例来看,此次出现的“主体狙击榴/CDTE”更接近于美国在XM29 OICW上拆分出榴弹子系统,成为XM25 CDTE的方法,所以下文也将称之为“主体CDTE”。

比如,颇有标志性的朝鲜高初速低平弹道榴弹弹匣特征——2条加强棱,以及机匣上对应的两条棱,防止弹匣安装到武器上后发生不必要的位移,确保供弹具可靠工作。因此“主体OICW”和“主体CDTE”所用的榴弹弹药,很可能是相同型号的。

▲其上方“炮闩”手柄位置,也是高度相似

当然,因为这是专门的榴弹发射器,没必要在下面绑定个动能武器部分(此处是朝鲜的88式5.45毫米自动步枪),所以本次阅兵式上出现的“主体CDTE”,是一支相对细瘦的武器,看着也较为协调——所有OICW类武器都显得鬼畜膨大。

▲与受阅官兵的体型对比,看起来就是个弹匣较大的无托武器,其护木部分看上去较为纤瘦

从膛口来看,“主体CDTE”在膛口部分安装了一个形状与内部构造较为复杂的双室制退器。寻常探讨后坐力,一般都是在探讨枪弹在武器中发射时产生后坐力大小。榴弹虽然速度比枪弹慢的多,但本身就是个小炮弹,重量大很多,加上狙击榴/CDTE是要抵肩射击的,所以反后坐手段必须到位。

▲复习一下陈年旧暴论

▲第3军团受阅部队进场时,能看到比较清晰的制退器结构

“主体OICW”不使用这种制退器很正常,毕竟武器重量本身,也能消耗掉部分后坐力,而去掉步枪部分的“主体CDTE”大约会比“主体OICW”轻3千克。除此之外,“主体CDTE”武器系统具有鲜明的栓动武器特征,自动武器的自动机动作可以消耗掉部分后坐力,而手动武器的后坐力并无这一消耗过程。因此在独立的“主体CDTE”上,就需要加上高效的制退器以降低后坐力、提升人机工效。

▲“主体CDTE”火控系统外形,与“主体OICW”火控系统明显不同

比较有意思的是,半岛上的此类武器,其瞄准设备体积往往异乎寻常的巨大,在XM29 OICW和XM25 CDTE上,美国人称这种部件为TA/FC模块(Target Aquisition/Fire Control),即目标获取/火力控制模块。其体积庞大是因为功能繁多,有多个镜头/光学通道,要具备测距、装订诸元、指令榴弹,乃至昼夜观察等功能。而控制瞄准部件的体积,不仅仅是设计制造方整合经验与能力的体现,更是影响到实际运用的现实需求——如此巨大的瞄准设备,对具体射手携行与操作都极不友好。

▲南朝鲜K11就不仅仅是TA/FC模块体积庞大的问题了,扳机拉度也非常惊人,怕是得选出“长臂猿”射手才能正常据枪了

而从“主体OICW”发展到“主体CDTE”,这两种很可能通用榴弹弹药的武器,在火控模块外形却有了明显变化,这种变化的原因还不得而知。除此之外“主体CDTE”还有着相当厚重的(橡胶制)抵肩衬垫。由于弹丸沉重,榴弹发射器普遍后坐力很大,而高初速低平弹道榴弹的后坐力则更强。虽说橡胶抵肩衬垫能吸收不少后坐力,但实心衬垫并非最高效的结构,在国产大后坐力抵肩武器上,往往使用多孔衬垫。跟很多运动鞋鞋底设计类似,这种设计在承受武器发射所产生的后坐力时,可以排出空气,产生更大形变以吸收后坐力。

▲厚重的实心衬垫

▲PL-130抛缆枪上,就有多孔橡胶衬垫

▲W03狙击步枪上也有多孔衬垫

▲QTS-11和QLU-131更是如此了

根据以上信息,我们可以大概推断:朝鲜在试用了“主体OICW”后,尝试将其中高初速低平弹道榴弹发射器子系统拆分出来,使之成为独立的CDTE/狙击榴武器。

所用弹药:与“主体OICW”武器系统榴弹部分相同,可能是俄制30×29mmB榴弹的高速版本,弹匣容量应该是5发——因为朝鲜人民军装备有苏制AGS-17榴弹发射器,这也符合其使用盒式弹匣,由托弹簧簧力从下往上供弹的特征;

▲30×29mmB榴弹

国内的研究表明,在枪械上司空见惯的、由托弹簧簧力向上供弹的盒式弹匣,其应用上限正是30mm级别弹药。如果弹药再大,就可能出现托弹簧过强、强到射手装填十分困难,或者托弹簧不够强,供弹时顶不上来的情况。

所以,我军使用35×32mmSR榴弹的榴弹发射器,由于它们都是半自动或全自动武器,对武器供弹具可靠性要求很高,所以要么是弹链供弹(04式、新型“山地榴”),要么是相对复杂的涡鼓供弹(87式、“狙击榴”)。

武器长度:因为采用了无托结构,“主体CDTE”在拥有较长身管长度的同时,总体长度较短,在混合武器方队中与上了消音器的短突击步枪长度相若,应为1000-1100毫米级别。

▲朝鲜的88式短步枪长度,可以参考AKS-74U,其长度为730毫米,加消音器长度为1000毫米左右,“主体CDTE”长度营与之相若或略长

武器重量:参考我军QLU-131狙击榴弹发射器的重量——9千克,虽然“主体CDTE”一来是栓动武器,二来弹药较小,有利于减重;但其庞大的火控系统仍有些减分,内部应用的减重手段也未知,所以保守估计其重量应为9-10千克级;

要猜测“主体CDTE”的射程,就有些难了。众所周知,除非出口过,否则朝鲜武器装备的具体性能,始终处于高度保密之中——而有无外观上可见的膛口线圈,并不能作为“主体OICW/CDTE”是否具备运用智能空炸引信榴弹能力的标准。

▲当年XM29 OICW的宣传视频,装订引信的线圈在靠近弹膛处

因此,姑且作保守推断,有效射程为500米以上。这是高初速低平弹道榴弹从配套武器系统发射时,实现点目标打击能力的门槛界限。此时,即使只用常规碰炸引信榴弹,500米的有效射程也足以与人民军的88式步枪(有效射程为400米)协同,实现“无重火力支援的轻步兵部队即可拔除敌方工事”的目标。

▲混编多种武器受阅的人民军侦察兵方队(最后两排手持“主体CDTE”的未进入画面),既是对新装备的展示,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他们的技战术发展方向

货比三家:CDTE类武器的生存之道

“主体CDTE”武器系统,不由得让人想起美国的XM25 CDTE。源自XM29 OICW的美国CDTE可谓起了个大早:

2005年4月,XM25首具原型发射器交付美军进行测试;

2005年9月,美军开始在训练场上试验XM25;

2010年11月,美军试装备XM25,并在阿富汗战场进行实战测试;

2010年12月3日,美军授予XM25以初期合同;

2012年9月12日,XM25进入工程与制造发展合同阶段(Engineering and Manufacturing Development);

2013年2月2日,发生双重进弹事故,引燃底火与发射药导致射手轻伤,XM25从阿富汗一线撤装,转由阿伯丁试验场继续进行试验,厂家作130项改进,即便如此美国防部仍然计划以6900万美元购买1400具XM25系统,美国陆军仍然计划全军装备10876具XM25,每个班2具,每个特种作战小队1具;

2013年6月,XM25预算被砍;

2016年8月,美国防部开始考虑最终列装或下马XM25;

2017年4月,美国陆军取消XM25合同;

2018年7月,美国陆军正式下马XM25。

▲2018年“临死前”的XM25 CDTE,有个更小更流线型的火控模块

就实战测试的表现来说,XM25 CDTE赢得了美军一线实战测试部队的喜爱,因为其可以快速准确地消灭掩体后的伏击人员,并给予了其“惩罚者”(Punisher)的昵称。而根据美国军网(military.com)2016年9月9日报道,美陆军高层也非常看好其对步兵部队堪称革命性的战斗力提升,反对国防部削减其预算。

▲然而自21世纪以来,美军因种种原因没能实现“世界第一”的高大上装备项目,XM25 CDTE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图为最终下马的美国海军陆战队“远征战车”EFV

我国QLU-131最终成为世界上第一种广泛列装的狙击榴弹发射器,是多种因素综合之下促成的。既有我军拥有深厚而强大的步兵传统,又有那些不得不高度依赖轻装部队的预设战场因素,还有诸军兵种联合作战水平长期不佳的客观条件限制。但是归根到底,对比美国提出更早、制造更早、测试更早,也同样更早夭折的同类武器系统XM109 AMPR,QLU-131的设计本身更加优秀。

▲QLU-131不仅广泛装备我军,其使用北约系40×53mmSR高速榴弹的外贸版也卖出去了,图为沙特军队使用的LG-5

XM109 AMPR早在20世纪末就造出了原型发射器;2002年其效能研究开始铺开;2004年至少有10具原型XM109进行测试……但始终有个问题如同乌云盖顶:后坐力实在太大,美军都无法接受,因此2004年后的开发工作就是围绕降低后坐力,直到最后再无消息。

XM109本身的设计意图非常“碉堡”,其25×59mmB是高初速低平弹道榴弹里装药量很大的版本,有效射程高达令人咋舌的2000米;同时由于XM109的设计方想实现该发射器的下机匣与M82/M107大口径狙击步枪通用,通过改换上机匣即可更换弹种的目的,使其重量高达15.1千克,这似乎使得XM109具备承受大后坐力的基础。

▲XM109的重量和后坐力都堪称巨大,注意护木前端2个醒目的枪管复位簧

但是XM109的25×59mmB弹药的弹头实在太重了,而同时发射药量又相对太少(这是对比。50 BMG的弹头重与发射药量来说),导致在M82/M107上担当反后坐效能主力的膛口装置,在XM109上效能非常差,而其后坐力也达到M82/M107的1.67倍之多。

QLU-131的外观极为简约,好像就是“三段管而已”:比较细的枪托管+比较粗的机匣管+比较细的身管。QLU-131的成功,仰仗的是设计人员的才华匠心与勤奋努力——拉动其稍显沉重的拉机柄,从上方观察其动作,就能看到从膛口到肩托,可活动部件数量繁多,又环环相扣,全部围绕着降低后坐力的核心目标。

▲身着全套新型被服装具的战士身背QLU-131

如果拆分开来分析,其中每一个环节,似乎都并非“不传之秘”,但是当专精于榴弹发射器研发制造的湖南所(QLU-131和我军绝大多数榴弹发射器的“娘家”)坚持深耕这一领域时,最终成就同类武器中发射最大弹丸、打出最高初速的狙击榴,也是自然之理。

▲军迷们津津乐道的名场面:“对狙吗?我口径35毫米”

高初速低平弹道榴弹武器,依然是轻武器领域中的新概念装备。美军的XM109 AMPR死于经典的美式“贪大求全、好高骛远”,而XM25 CDTE死于无可奈何的预算削减;我军QLU-131的高度成功,乃至朝鲜从“主体OICW”到“主体CDTE”的稳步推进;它们都指向了颠扑不破的那个道理:

新型武器装备的研发,想要踏上“理想效能”的光明前途,就必须学会如何走过研发过程中的曲折道路。

▲相比更受关注的新型导弹、火箭炮等重装备,朝鲜在轻武器领域的新成就也同样值得帧察

发表评论